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鹤乡文学 >

想让人记住

时间:2018-06-23 07:59来源:白城日报
我有两个爱写作的朋友。一个特别爱打扮,叫红红;一个特别不爱打扮,叫默默。
□魏东侠
 
      我有两个爱写作的朋友。一个特别爱打扮,叫红红;一个特别不爱打扮,叫默默。
      其实我真的不能理解默默。你再如你的名字般默默无闻,再低调再俭朴,去省里参加那么大规模的笔会,也该换身新衣服吧?她偏不,就一件穿了N年的格子衫,爱谁谁。
      不过我也不能理解红红。每逢参加这样的会议,她都要各大商场转一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来个焕然一新。这也太夸张了!多少钱姑且不论,得搭多少精力多少时间啊?我劝她别这么大动静,她神秘一笑说:“要想让人记住,必须舍得行头。”
      我明白了红红想一夜暴红的想法,便替默默着起急来。这个默默,永远和世界无关的样子,照这样下去,红红大红大紫的那天,估计她还是无名小卒呢,这毕竟是个以貌取人的年代嘛。
      但默默不听,非认她的死理。
      她们俩也真有缘分,总有机会一起参加笔会。大概去省里七八次之后,红红红着眼找我哭诉:“你说怎么回事吗,格格?怎么我费了那么多心思打扮,却没几个人记住我,而默默永远一件格子衫,却有那么多人第一时间叫出她的名字?”
      难道这世界变了?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问默默,让人记住有什么窍门没有,并把红红的苦恼一并告诉了她。
      默默笑笑说:“格子衫成了我的象征,大家一看见格子衫就知道是我。红红每次穿的都不一样,大家自然老是弄不清她是谁。”
      有道理!看来还是人家默默有心机。
      本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偏偏有了一次我们仨同去开笔会的机会。
      红红吸取了以往的教训,把服装定位成她名字的颜色。为此我有点恼恨默默,我叫格格,她却把我该穿的衣服占了,害我只能另辟蹊径。经过反复思量,多方问寻,我决定穿花衣服,热闹,喜庆,和我的性格匹配,也容易吸引大家眼球。
      一到培训地,我就领略了红红的每一次尴尬。大大小小的文友都激动地叫着:“默默,默默。”后来男男女女的文友都过来敬酒:“默默,来,敬你。”就好像我和红红是空气。
      一成不变的格子衫好有魔力啊!我暗想,红红的红裙子,我的花衣服,不知再开几个笔会才能被人记这么牢靠?但愿快一些,不然太没面子了。
晚上,按照主办方安排,我和外市一文友同寝室。刚一互通地址,她便默默长默默短个没完。
      我好奇地问她:“你也非常喜欢格子衫吗?”
      “什么?格子衫?我不喜欢啊。”
      “你不喜欢默默的格子衫吗?”
      “她穿着格子衫吗?我没细看。”
      “那你是怎么记住她的?”
      “当然是她的作品了。咱们写东西的,不看作品还能看什么?大家都是因为她作品好,才喜欢她记住她的呀。”
      我立刻红了脸。默默也一定知道大家为什么能记住她,她不明说,是怕红红难堪。而我竟然也相信什么格子衫,作为一个写作者,简直愚蠢透了。
      偷偷把默默的名字输入百度,一大串的国家级文学奖项跃入眼帘。看着自己刺眼的花衣服,想着红红造作的红裙子,我忍不住拿出一本始终也看不进去的名著,默默地读了起来。
(责任编辑:新闻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