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历史文化 >

白城地区东北抗联口述史

我所知道的白团起义

时间:2019-11-26 08:58来源:白城日报

1932年(伪满大同元年),原洮辽镇守使张海鹏部的白团(因团长姓白而称)起义了。我(张淦)当时虽小,但他们打鬼子、杀汉奸,出布告的一幕幕情景,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在洮安县伪公署任承审的我父亲,在旧历八月的一天傍晚匆匆回家,告诉我母亲,赶快离开这个家,说“现在形势很紧,叛军要进城了”,于是我们便趁黑搬到华北医院的陈锡嘏医生家里。

后来听说,义军此举和附近的自卫团以及县公署的马队都联络好了。当时日本参事官高桥光雄没在县里,伪县长金文彬得知了这一情况,就在头一天晚上穿了厨师的衣服躲起来。

第二天黎明,大街上枪声四起,马蹄声、人们呼喊声,混成一片。街内,骑马的义军,多数穿便衣,戴着兰布臂章,有的还扛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在几家商店的门前,还挂出了国旗,迎风飘动,门前站着喜悦的人群,有的还燃放鞭炮,以示庆贺。

中街处的汇源涌烧锅是起义军的临时指挥部,那里人来人往,忙个不停。全城只有老万大楼里的日本守备队还负隅顽抗,义军正集中火力,打那里的敌人。

老万大楼顶上日本人架起了机枪,向街内开枪扫射。无数的义军战士,有的靠短墙、巷口掩护,也有的爬到居民的屋顶上,向楼上打枪。后来听说在老万大楼内的日本守备队的士兵只有八九个人,可是他们凭据高楼,强大的火力,防守甚严,义军攻了很长时间,也靠不上去。

凌晨义军进城后,首先攻进了伪县公署,没遇到什么抵抗,也没有抓到伪县长和日本参事官,却将一贯媚日的伪县公署实业局的陈局长从家里拖出来,枪毙在伪县公署西南炮台的路上。陈局长叫陈景新,外号叫孙小胡子,地县公署内日本参事官高桥的亲信,他娶了一个日本老婆,人们都管他叫“二鬼子”。之后,义军打开了监狱,把里边关押的犯人全放了。在福丰达烧锅西边,有一家日本洋行,专门公开倒卖“白面”(海洛因)、鸦片等毒品,毒害中国人民。义军捣毁了这家店铺,并打死了这洋行里的日本人。

义军又通过陈锡嘏医生,找到了我父亲张兴汉,写了“抗日救国义勇军司令部”的牌子,挂在汇源涌烧锅的大门上,又写了安民布告贴了出去。我父亲原在洮南法院任过书记官,写得一手好水笔字,义军曾动员他参加抗日,因他有疑虑没有参加。

午后一点左右,白城子火车站南响起了炮声和机枪声,那是驻守洮南的日军乘铁甲车来了。老万大楼里的日本守备队没有消灭掉,火车站方向又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义军只好留下一部分兵力钳制西北方向日军守备队的火力,而将大部兵力转向车站,去打洮南来的援兵。

白城守备队的日本兵得知援兵已到,对义军进攻的火力,也更加猛烈了。义军武器不行,火力也很弱,此时处于腹背受敌,被动挨打的局面,最后只得退出城外。

后听说义军又在城外打了几仗,附近的日军又增援百人去围剿,义军不得已才撤走。后有人说义军去打游击去了,又有人说被张海鹏收降了,还有的说失败后各奔他乡散伙了。

事后有人检举,日本参事官高桥便追问我父亲与义军的关系,我父亲交待了被迫写牌子、写布告的经过后,又禁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后来我母亲疏通翻译,才放回家。不久,就把我父亲调到南满台安县去了。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