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历史文化 >

阎群昌(中)

时间:2020-06-08 08:45来源:白城日报

奔赴东北建政权。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举国欢庆之际,蒋介石却撕毁和平协议,迫不及待地向东北调兵遣将,急欲霸占东北,独吞胜利果实。我党发出了迅速建立广大东北根据地的指示,派出10万大军和2万名有斗争经验的干部奔赴东北,开辟工作,解救东北人民于水火之中。9月,上级党组织从安平县抽调60名干部赴东北,阎群昌就在其中。几年前阎群昌把弟弟送往延安,家里人自然不愿他再远行,特别是刚刚结婚才一年多的妻子,更舍不得让他离开家。阎群昌深情地对家人说:“我是共产党员,要听党的召唤。我知道,这一去就可能回不来了,为了全中国的解放,为了保住咱穷人的天下,我宁可死在战场上。”他不顾家人的劝阻,不顾乡亲的挽留,毅然背起行装,踏上新的征程。

阎群昌随军进入东北后,开始在洮南县城关区工作,任城关区区长。洮南是一座古城,又是交通要冲,各种封建会道门、土匪、军阀势力齐集于此。日本投降后,这些人改头换面,纷纷拥兵自立,肆虐地方,搞的洮南城内乌烟瘴气,民无宁日。阎群昌不畏艰险,日夜奔忙,贯彻上级指示精神,深入群众,宣传我党的政策。清算斗争开始以后,他带领干部和积极分子上门和地主算账,分配斗争果实给群众。开展减租减息增产增资运动,着手分配敌伪土地,打掉了地主、富农的威风,使贫苦农民扬眉吐气,对我党的主张有了较明确的认识,觉悟有了提高,积极投入到斗争中去。

1946年7月,为了开辟农村工作,阎群昌被组织调到洮北县永安区任区长。适值永安区政权刚刚建立,农民群众尚未发动起来,土匪地主武装出没无常,开展工作非常困难。阎群昌上任后,首先深入各村屯访贫问苦,扎根串联。他通过唠家常、干农活与农民接近,向群众揭露为什么穷人一年忙到头却两手空空,而地主老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还骑在农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根本原因。指出只有推翻这种人吃人的社会制度,才会有好日子过。阎群昌的话句句说在群众心坎上,他们激动地听着、议论着,非常拥护我党的主张。阎群昌发现和重点培养了一批积极分子,使他们成为斗争骨干。阎群昌还经常召开积极分子会议,讲解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动员贫苦农民群众起来参加土改斗争,反奸除霸,分田分地,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

1946年初冬的一个黄昏,阎群昌率领一支小分队骑马直奔永安区德福屯。这个屯的大地主鲍德一听信后,慌了手脚,马上命令炮手荷枪实弹堵击村口。还没等动手,小分队已经进了村。炮手两手拎着手枪大声斥责:“站住不许动,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夜间进村?如不着实说出,别怪我手黑!”这时,从马上跳下一个人,身高有一米八九,敞穿着一件山羊皮大衣,打着绑腿。浓眉毛,大胡茬,白净的脸膛,高高的鼻梁,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伙歹徒。他一句话也没说,顺手从腰间的挎包里掏出一张纸来,递了过去。站在炮手身后的地主鲍老八把信接了过去,低声读着:“区长阎群昌,去你村工作。”当他念到这里,马上满脸陪笑地走上前去躬身施礼说:“阎区长大驾光临,庶民有失远迎。”说完转过身对炮手疾声呵斥:“你小子有眼无珠,快给阎区长拉马,请到大院叙谈。”阎群昌冷冷一笑:“多谢你的好意,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说完他翻身上马,带领大家,朝着农会方向奔去。

阎群昌带领工作队来到德福屯后,访贫问苦,选了最穷的皮匠刘喜山作房东。刘喜山家又破又矮的两间西厢房,里屋他和老伴及几个孩子住,阎群昌就住在外屋地上,用门板搭个铺,和通讯员小高挤在一起。刘喜山和他的老伴几次劝他们住在里屋炕上,一家人去找宿住,阎群昌说啥也不让,并半开玩笑地说:“我给你们当通讯员,绝对安全!”每天早晨鸡不叫,阎群昌就起来了,把院子扫得干干净净的,水缸里的水挑得满满的。

一天晚上,他来到刘瑞生家,只见全家人围在火盆旁取暖。刘瑞生口说让坐却坐在炕上不动弹,这时他发现老刘穿的是开裆裤。刘瑞生老伴忙解释说:“老刘想去看你们,没有裤子穿,这不弄了几张耗子皮,用手搓了搓,给他补上,好能见人呀!”她的话没说完,刘瑞生已哭出声来。阎群昌安慰说:“老刘不要难过,天下穷人都一样,正是为了吃得饱、穿得好,咱们才起来闹革命。”说完,他让通讯员,把他的一件旧军服给老刘送来。

经过几个月的访贫问苦,阎群昌对德福屯的阶级状况了如指掌。他开始深入发动群众,建立党组织和红色政权农民协会,掀起了斗土豪分田地的斗争。经过一个多月的砍挖斗争,以鲍德一为首的德福屯地主富农全部被清算了。阎群昌和农会一起,按照人口数量和生活状况把果实全部分给贫苦农民。知情农民向阎群昌反映,地主分子鲍得一死不交待藏匿的金银财宝和枪支。阎群昌和农会干部研究,转强攻为智取。当天夜里在北山坡挖了一个黄土坑。第二天早晨,全村数百名群众都集合在一起,召开批斗鲍德一罪行大会。有十多位贫苦农民,用血泪斑斑的事实,对地主进行控诉。地主鲍德一不仅说出了大量金银财宝、粮食、布匹的埋藏地点,还领着赤卫队员在他家锅台底下,挖出人头炸弹来。

一个闷热的伏天,阎群昌正召开干部会议,研究如何深入进行土改斗争问题。这时,放哨的赤卫队员孙福珍前来报告说,刚才来了两个陌生人,打听村里有没有八路军,还问:有个关里人,外号叫阎大个的在不在你们村里。阎群昌沉思片刻,坚定地说:“大家赶快行动,跟我来。”说完,他别上手枪,拎着两颗人头炸弹,迈开大步,直奔北沟。这两个密探发现后边有人在追赶,连忙钻进了高粱地里,阎群昌立即带领农会干部跟踪追来。此刻,赤卫队长王延生疾步从后面跑来,边跑边喊:“阎区长,不好了!狼洞山上有一队人马,朝东山坡跑去,可能是土匪来了,咱们赶快回去保卫村庄百姓。”于是,阎区长和大家赶紧返回了农会,他们立即上了炮楼,进行战斗部署。50多名干部和赤卫队员,进入了战斗岗位,严密监视着正在向德福屯迂回前进的土匪。阎群昌此刻站在炮楼的正面,用望远镜监视着土匪的行动。这伙武装土匪正向炮楼逼近,2000米、1000米、500米,眼看土匪就要进村了。阎群昌对准土匪的马头,“啪啪”两枪,只见一人从马背上栽了下来。枪声就是命令,十几只洋枪土炮同时向土匪开火,还有几十个二踢脚同时点燃,响成一片。土匪一看势头不好,掉转马头,就往回跑。阎群昌又朝土匪逃跑的方向甩了两颗手榴弹,炸得山崩地裂,吓得这群土匪连头也没敢回,向德龙岗的草原深处逃去。打扫战场时发现,击毙了一个土匪和两匹战马,这伙歹徒是大地主鲍德一的八弟鲍学雅勾结来的,妄图消灭八路军,进行反把倒算,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吴长安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