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历史文化 >

阎群昌(下)

时间:2020-06-15 09:07来源:白城日报

用烈士阎群昌名字命名的“群昌村”,位于洮南市那金镇。

宁死不移革命志。1947年9月28日下午,阎群昌在那金乡召开区干部会议。就在这天上午,辽北省驻洮北县土改工作队联络员兰干亭在德福屯得知,有一伙地主武装要偷袭那金乡王富屯。于是,他给阎群昌写了一封信,派赤卫队员赵成山和两个人送往王富屯,告知他们提高警惕,粉碎敌人的阴谋活动。这两个送信的队员行至巴海山村时,在中午打间的饭桌上,泄露了送信的秘密,被地主的狗腿子用酒将他俩灌醉,迟误了时间,信没有按时送到,造成一场大祸。

正当区干部会议开得火热的时候,屋外突然响起了枪声,地主陈显和(绰号陈三毛愣、陈大公鸭)勾结土匪约100来人,将王富屯围得水泄不通。阎群昌见情况危急,迅速地分析了形势,十分镇静地对大家说:“现在唯一的办法是进行突围,在土匪中间杀出一条血路来。我们要拼全力冲出去。”他一面沉着地指挥大家还击,一面组织突围。从下午两点一直战斗到黄昏时分。土匪发动了一次又一次进攻都被打退,同志们大多借敌人退却之机冲杀出去。最后,只剩下他和高占元两人。这时,土匪们把大门砸坏闯进了大院。阎群昌和高占元转移到后院的一个仓房里,进行顽强阻击。当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时,几十名土匪把仓房团团围住,但他们不敢靠近,抱来一些干草堆在仓房四周。匪首陈显和扯着公鸭嗓喊道:“阎群昌,我让你闹翻身,今天,我要用火把你活活烧死。”匪徒们抓住两名群众,用枪逼着他们点火烧仓。阎群昌见此情景,挺身跨出仓房,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他叉着腰站在那里,大义凛然地说:“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改邪归正,政府一定会宽大你们的。”匪徒们围上来,把阎群昌绑住。陈显和凶狠地说:“你们就知道共产分大户,我先把你给分了。”阎群昌说:“我是打日本、除汉奸的,绝不损害好人的一针一线。”他还要继续讲下去,匪徒们用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绑在车上往西南跑去。

突围的干部立即将情况告知县大队。洮北县委书记兼县大队队长武蕴藻立即率领县大队出发前往追剿土匪,营救阎群昌。匪徒们眼见形势急迫,便急忙将阎群昌的双手用大铁钉分别打在车耳板上,把身体放在车后面拖。鲜血染红了车板,浸透了大车跑过的土地。阎群昌意识到敌人要下毒手了,便对陈显和说:“要我死我不怕,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你们把小高放了,他新参加工作不久,刚刚订婚。要杀要砍由我一人承担。”陈显和冷笑着不予理睬。这时,群众从四面八方赶来,挥泪为他送别。他面带微笑,视死如归,大声说:“乡亲们不要难过,人死精神在,天下是人民的,胜利就在眼前。”就这样,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儿子阎群昌被敌人活活用马车拖死。随后,年轻的警卫员高占元也遭土匪的杀害。县大队赶到时,匪徒们已经逃窜。只见到被焚烧的仓房和地上洒下的烈士的鲜血。看到这种情景,战士们个个义愤填膺,飞身跃马,沿着匪徒们逃走的方向追击。他们越过野马河,跨过九顶山,终于追上了这股土匪,把匪徒们打得死的死、散的散,摧毁了这伙绰号“陈大公鸭”的匪绺,活捉了陈显和的侄儿,夺回了阎群昌的遗体。回到王富屯,为烈士举行了追悼会,处决了陈显和的侄儿,慰告烈士的英灵,安定了民心。

洮北县人民政府为了纪念阎群昌烈士,决定将王富屯改称为“群昌屯”,将烈士的遗体安葬在当时洮北县人民政府的烈士墓地——瓦房的龙华山下。并树碑记载:“阎群昌烈士,原籍是河北省宁和县阎庄人,牺牲时年仅28岁。为了建立红色东北革命根据地,他结婚28天,就随大军北上,担任洮北县14区人民政府区长。”

1973年,洮安县人民政府在这里建起了一座水库,县政府决定将这座水库命名为“群昌水库”。千秋万代,永志怀念。(吴长安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