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历史文化 >

马仁兴(一)

时间:2020-08-17 09:05来源:白城日报

长夜求索。

马仁兴(1904年—1947年),出生于河北省平乡县游庄后张范村的一个富裕农民家庭。家有田百余亩、房十余间。从祖父起,马家人就酷爱读书,不重农耕。仁兴的父亲、伯父都念过书,父亲是小学教员,伯父是秀才。仁兴8岁入私塾就读,以后又到本村小学读书,直到小学毕业,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家乡度过的。

马仁兴的祖父、父亲在村里很讲义气,重节操,常以历史上的清官廉吏、民族英雄教育后代,这一切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仁兴,使他从小就受到了爱国主义教育。尽管这些教育较多地含有封建伦理道德的成分,但却对马仁兴以后的正直处事、友爱为人奠定了思想基础。

马仁兴从小聪慧、勤奋,到14岁时写得一手好字,擅长画水墨竹梅,成了当地有名的“秀才”。他性格温和、内向,在小伙伴们中有“小绵羊”之称。他善于助人为乐,村中有座三官庙,人们迷信说三官庙能保佑人们躲过水灾,可是这座土庙由于年久失修,不少地方已破损,马仁兴主动将它修复。一念叨起这事,年纪大的叔叔、伯伯们都夸他是个好后生。马仁兴读完小学,正值时局动荡,没能继续求学。

马仁兴虽居乡村并不孤陋寡闻,辛亥革命后的动乱时局诸如张勋复辟的丑态,袁世凯称帝的闹剧,军阀之间的混战以及“五四”运动的呐喊,一股股社会激流都从北平流进小小的平乡县城,流进马仁兴稚嫩的心田里。

此时,马仁兴17岁,他还不懂得反帝反封建的含义。但他却憧憬着家乡外边的世界,渴望走向众象纷纭、浩瀚的社会海洋里见识世面,1920年下半年他第一次从家出走,奔赴陕军第三混成旅当兵。

从1920年到1924年间陕军生活,虽然不曾给马仁兴带来什么新鲜营养,但却使他扩大了视野,初步认识到了军阀割据给人民带来的只能是灾难。由于这个原因,马仁兴1924年初决然脱下军装,重返故乡,耕耘于阡陌之间,再度过起简单而朴素的农家生活。不久伯父与父亲拆局,马仁兴的父亲分得薄田30亩,因而家境日艰。这一年,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日益高涨,马仁兴的血沸腾了,挥笔疾书,写下一首胸怀大志的壮丽诗篇:

夜深人静五更寒,半片残月照窗前,邪雾尘污遮大地,何时旭日照人间。

哺乳虽重母命危,巢毁岂能有完卵。到处黄土皆埋骨,血染征袍何堪怜。

父亲见诗,知儿肝胆非凡,教育和鼓励儿子实现抱负。马仁兴在乡间住不到半年,便二次从军,托人在大名(今河北省南部)国民党军队里找到一个文书的位置。1925年,这支部队调到信阳,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三军,从此,马仁兴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1926年,马仁兴随同国民革命第三军参加了北伐战争。同年11月,马仁兴考入该军在开封创办的军事政治学校。年龄的增长,革命形势的发展,文化素养和阅历的累积,使他对救国救民的真理开始进行寻求和探讨。在军官学校,他有幸结识了李若遇、李茂林等进步青年,开始阅读《向导》《新青年》等党团刊物。这些对马仁兴的思想产生了很大影响。正如马仁兴在自传里叙述的那样:“这里有不少进步分子,如李若遇、李茂林等(后来知道他们都是共产党员),由于他们的帮助和澎湃的革命运动,使我在政治上得到初步的认识,但那时还是‘三民主义’式的,而对共产主义尚无深入的了解。”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屠杀大批工农群众、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第一次国共合作彻底决裂了。马仁兴所在部队的共产党人奉命转移,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摧”,真理的声音被封锁了,北伐战争中途夭折,眼见风卷云涌的革命浪潮低落了,马仁兴陷入了苦闷彷徨之中。但是,同事兼挚友李若遇、李茂林等人在他心头播下的革命种子却在逐渐萌发。他变得深沉了,平日很少言语,只是用那深邃的目光观察着这血淋淋的世界,心里却反复思索着北伐革命军“总司令”为什么会突然变卦呢?

1928年由校方组织,马仁兴随集体加入了国民党。1929年被派到冯玉祥部西北军骑兵第一师任团政训处长。

1930年,蒋介石培植嫡系势力,排斥异己的罪恶用心已路人皆知。于是,冯玉祥、阎锡山率先反蒋,爆发了持续7个月的蒋、冯、阎中原大战。这时,马仁兴昼夜在前线作反蒋的政治宣传鼓动工作。冯玉祥失败后,马仁兴随同部队投降蒋介石,该师被改编为骑兵第三师,马仁兴先后任过该师的参谋、参谋处长、参谋长等职。

1930年9月,马仁兴部驻防江苏丰县,一时断了给养。为找粮食,马仁兴一行数人来到驻地县府国民党县党部要粮。该党部书记说他们是“杂牌军”,拒绝供粮。马仁兴勃然大怒,立即把这位书记捆起来,拖到师部关进了班房。南京当局闻讯后,认为骑兵三师有暴动迹象,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几天就派来了调查组,明察暗访,搜寻马仁兴的所谓“暴动罪行”。结果,因查无实据,定马仁兴无罪,并责令马仁兴立即放了党部书记。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全国人民抗日情绪高涨。但是国民党蒋介石坚持推行不抵抗政策,置东北沦陷而不顾,并调兵遣将去围攻积极抗日的工农红军,事实使马仁兴开始对蒋介石产生了怀疑和不满情绪。

1932年,马仁兴所在骑兵第三师被改编为骑兵十四旅,马仁兴降为二十八团团长。正当他惆怅和彷徨之际,他的旧友李茂林、潘洪飞分别从烟台和南京来看他,其中潘洪飞竟担任了二十八团团副。以后,马仁兴和潘洪飞朝夕相处,遇事相互切磋。几年间,他们阅读了一些进步刊物、文章。在月白风清的夜晚,他们常常互相问难,有时开展激烈的争辩。对共产主义由不认识到认识,最后发展到对共产党和红军的向往。而对国民党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逐渐抛弃了对它的幻想。马仁兴在回忆这段生活时说:“到这时我的革命人生观已经形成,决心要跟共产党干革命了。”但是由于时机还不成熟,他不可能从旧军队中脱离出来。 (李志明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