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眷恋年画

时间:2020-01-20 09:47来源:白城日报

我童年时,在过年的气氛中,年画红红火火地贴在墙上,就像门窗上的那些对联挂钱,也在我心底贴下了一份喜悦、一份幸福。那是一种透着温暖的感动、一种不觉流逝的祈盼。

每到腊月,小孩子们就盼年。在过去那样朴素的年代,过年,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年前的几天,有几项重要的活动,其中之一就是买年画。那时农村还有供销社,各种各样的年画就挂在屋里,我们兴奋地逐一看去,挑选喜欢的。现在想来,那时的年画也很简单朴素,都是年年有余等吉祥喜庆的。而我们最喜欢的,却是那种带有故事的成套的年画,像什么《穆桂英挂帅》《呼延庆打擂》等,画得好,里面的故事也好。

过年的那一天,才起早张贴对联、挂钱、年画什么的。墙上贴了一年的旧年画,此刻终于走到了尽头。我们常常为哪张画应该贴哪儿而争论,一般炕头的墙上,都是那些最典型的吉祥如意,或者娃娃抱鲤鱼,或者老寿星捧聚宝盆。年画一贴上,屋里立刻就亮堂起来。那时的年画都是很普通的纸印制,西面的墙上,通常贴一些风景类的,看着很赏心悦目。

而小屋里,墙上都是那些我们最喜欢的画了,除了那些带故事的,还有一些人物的,许多东西都是从那时在心里生根的。印象最深的是一套《红楼梦》十二金钗的年画,每3人一幅,共4幅。那时我就总问姐姐,这些人都是谁,姐姐就会不厌其烦地给我讲,我后来爱上《红楼梦》,与那些年画有着极大的关系。

有一年去叔叔家拜年,在他家墙上看到一幅年画,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幅画叫《三打白骨精》,金色的美猴王威风凛凛,高举金箍棒,而白骨精画得很恐怖。这个故事早就知道,可是从画上看,却有着另一种感觉。而堂弟和堂妹还小,追着问我那是什么故事,于是我大讲特讲,很有成就感。还有《大闹天宫》等,那个深受大家喜欢的美猴王,曾经热闹了无数个新年。

另外还有一些十二生肖的年画,新的一年是什么年,在画里就会体现出来,只是从记事起,还没来得及在年画中看尽那12个动物,人就已经慢慢长大,失去了最初的欣喜心境。

那个时候,甚至会在纸上照着那些年画去画,虽然画得乱些,心里却充满欢乐。姐姐画得最好,有一个大本子,都是她画过的年画,每一年的都有。只是再也找不到那个本子了,如果在几十年后,翻看曾经的本子,心里该是怎样的沧桑透着幸福。

随着年的过去,外面的对联福字挂钱,由于经风经雪,日晒雨淋,渐渐地失去了颜色,慢慢地零落。而屋里墙上的年画,却还在散发着生机。虽然它们也在慢慢地陈旧,可是依然时时吸引着我的目光。一看到它们,就会回想起过年时的热闹与幸福,就会盼着又一个新年早早到来。就像现在的我,一想起那些年画,就想着能回到过去的时光里,回到过去的无忧心境,用心去过每一个年。

现在的城里,过年时极少有贴年画的,不知乡下是不是这样。只是我想,如果依然贴年画,也必然不再是过去的种种。那些古老的年画同古老的岁月一起远去,可是在我心底、在我的生命中,那些曾经鲜活的、曾经陶醉的、曾经流连的,却永远不会褪色,我永远眷恋年画!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