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记忆中的故乡

时间:2020-03-16 08:49来源:白城日报

我的故乡坐落在科尔沁草原的一隅。

科尔沁草原的夏秋之季,是最富有诗情画意的!

记忆中,儿时故乡的景色:科尔沁那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上,点缀着色彩斑斓的野花儿,随着微风摇曳着,阵阵花香飘荡在蓝天白云之下;蝴蝶、蜜蜂等小昆虫们,成群结队地在花朵上唱着歌儿,跳着华尔兹舞;牛羊星星点点地撒落在草原上,悠闲地吃着草儿。这时的草原,就像是天籁之国。

记忆中,儿时故乡的趣事:童年的我们,与同学们结伴在草原上捉蚂蚱、逮蜻蜓、打青草、挖野菜,累了的时候,坐在树荫下,拿出带来的午餐:玉米面大饼子,就着黄瓜或咸菜,和着微风和花香,津津有味地犹如品尝一道美食大餐。饭后,嘴上刁一根青草躺在树下,徐徐的清风里,嗅着草香醉在了草原上。

记忆中,儿时故乡的家:我家的庭院里,栽种着各种花草,记忆里,父亲喜爱养花,什么芨芨草、大丽花、西米谷、菊花等等,满院子都飘着花香。父亲在西米谷成熟了的时候,会把它的果实给我们兄妹炒着吃,它是我们儿时有限的零食。

记忆中,儿时故乡的场景:我和二哥生性懦弱,常常被邻居家的顽童欺负,每当这时三哥就会冲上去,一个人与他们几个人混战在一起,往往顽童们都被他的“拼命三郎”精神所打败。他们的家长就会找到家里,告一刁状,等待三哥的是母亲的一顿痛打。而我和二哥都不敢走上前,替三哥说上一句公道话。每当回想到这些,我都替幼小懦弱的自己感到羞愧。

记忆中,儿时故乡的鱼香:父亲在春、夏、秋季的时光里,会在院子里搭一炉灶,经常在这里为我们酱炖小鲫鱼。这时,就会有邻居来看热闹,和父亲闲聊着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我们也会围着炉子,闻着这鱼香和酱香,听着他们的来言去语。每当此时,行人在我家门前经过,都会情不自禁地抽动一下鼻子,被这香味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

记忆中,儿时故乡美食的味道:母亲会在秋收以后,用农村老家送来的杂粮杂豆,再选出新收获磨完的大黄米面,通过母亲的手,重现了它的又一魔力!母亲将云豆烀到八成熟,在蒸锅的笼屉上,铺上一层云豆,将黄米面拌上一点点水,让面潮潮的,用双手将黄米面撒在云豆上,蒸气上来后,一层层地撒黄米面。大火蒸上20多分钟,这道叫“散状”的美食就做成了。这道美食不如年糕粘,还有那么一点点粘,似是而非的味道。父亲有一位学生是吉大三院普外科的教授,念念不忘母亲的这一道美食。母亲去世后,我曾经为他做过一次“散状”,他吃过后,没有回应我。我想,做美食的人不同,味道不同,他品尝美食的心境也会不同,他是带着对师母的情感,去品味这道美食吧!

记忆中,故乡的河流或者水库里,都盛产着各种鱼类:胖头鱼、白鲢、三花一岛、鲇鱼、小白鱼、葫芦籽鱼等等,都是野生的,又鲜又嫩又香。小白鱼和岛子鱼收拾好后用盐腌了,用平锅煎的焦黄,鲜香可口。葫芦籽鱼用油炸着最好吃。身在省城的这几年,每当回到故乡,同学、亲人们都会带着我这个吃货,去品味故乡的各种野生鱼,一解我的思乡之苦。每当夏秋之际,我会和同学们来到大安,老侄儿安排我们游草原的同时,还会请我们吃鱼宴。我们不仅品尝着各种鱼类的醇香,也品尝着亲情和友情的甘甜。

记忆中,儿时故乡的味道:我小的时候,物质匮乏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为了给我们增加营养,父亲会让三哥去屠宰场里买猪血,刚刚杀完猪的血,买一盆回来,在猪血里撒上葱花和油,上笼屉蒸熟,非常的美味。现在,只能用血肠来代替过去的美食味道。远不及那盆冒着热气腾腾的猪血,一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温馨而美好的画面,常常展现在我的眼前。

记忆中,故乡有一种小绿茄子:细细的、长长的,也叫线茄子,可见它身材的苗条。夏秋之季,酱茄子是故乡的家常菜。这种茄子非常的嫩而且容易熟,把茄子用油煎熟了,放上大酱炒熟,出锅撒上小葱末、香菜末、尖椒末;或是在茄子的肚子切上一刀,放入拌好的肉馅,也用大酱酱上,就着大饼子很是好吃!还可以把小一点的茄子蒸熟了,凉后做成蒜茄子,也是寻常人家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在秋季时,用大铁锅烀上刚刚从地里摘回来的新鲜玉米,笼屉上蒸土豆、茄子和辣椒焖子,也是一道最朴素可口的家常菜。和丈夫谈恋爱时,他第一次去我家,带了一大旅行袋的茄子和豆角,礼物别致的让我们无所适从。因为白城盛产各种蔬菜,那时候,还没有蔬菜大棚这种新兴事物。第一故乡通榆盛产杂粮杂豆,蔬菜比较紧俏。我给丈夫的礼物是:在煤油炉上放白色的炒菜铝锅,用葵花油把做好的糖饼烙至金黄色,外焦里软、香甜无比。丈夫常常说,我是用糖饼把他骗来的,结婚以后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饼了。我却说,他是用豆角和茄子把我骗去的。我们互相打趣着,青春年华时的点滴情爱,流淌在只言片语中。

记忆中,故乡的味道:外孙出生后,我常常带着他到“大安渔村”品尝美味,他是吃着这家的鱼长大的。每次都点酱炖嘎牙子,这道菜一盘9条嘎牙子鱼,大约在七八拾元左右。因为这种鱼几乎没有小刺,每次都是他吃鱼身,我吃鱼头,我们各取所爱。再点上一碗鱼汤拌小米干饭,吃得我们祖孙俩心满意足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2019年元旦,我们全家又回到了故乡——白城。白城的发展变化让我们耳目一新!原来,我们每次自驾游回家,一进白城漆黑一片,我常常发出感慨,我的家乡为什么如此的落后!如今,新城区的街道都是双向8车道,老城区也拓宽了原来的街道,街道宽敞四通八达,让人的心境也开阔了起来;各个小区都管理得井然有序,我们回到了曾经住过的吉鹤苑绕行一圈,给我们留下了更加整洁、安静的印象,往事也重现在我们的心头……

故乡的今天,纯天然的自然景观,也令人刮目相看:通榆的向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活着丹顶鹤等珍贵禽类;通榆的包拉温都野生杏树林,春天来临之际,赏杏花的人们络绎不绝;大安的嫩江湾国家湿地公园,湿地沼泽,体现了松嫩平原湿地的多样性、典型性和完整性;大安的牛心套保草原,绿色的草原,一望无际,一阵微风吹过,碧波荡漾;镇赉的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湖泊水域湿地、芦苇沼泽、碱蓬碱草,都向我们展示着故乡美丽的自然景观。

故乡,我爱你!无论是贫穷的过去,还是富裕的今天,那块生养了我的科尔沁草原,都与我血脉相连!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