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家乡弯弯的小河

时间:2020-06-15 09:35来源:白城日报

小屯,有座似馒头状的西北山,有座似大饼子形的东南山。屯前,平展展黑油油的良田,盛产玉米、大豆、高粱;东西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上,放养成群的骏马、红牛、绵羊。屯后,是鱼跃水面、碧波荡漾的弯弯小河。每日里,我耳闻犬吠鸡鸣,目睹朝夕炊烟,这就是儿时的家乡 。

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家乡那条小河边。它弯弯曲曲,绕过山岗,绕过草甸,日夜不停地奔流。声声波涛带来欢乐;朵朵浪花送来福祉;潺潺流水叙说故事。小河,从哪里来,又流向哪里?我没问过,只知道去玩耍。长大后才晓得,它叫霍林河,发源于内蒙古通辽市的扎鲁特旗罕山西麓,流经数百公里,注入查干湖。屯子东头往北,是条宽阔的赶牛大道, 两旁长着高大的榆树,顺道跑出一里地就到了河边。当时的农户人家,生活条件差,身体一年基本被汗泥包裹着,只有到了夏天,才能去小河里洗浴。午饭后,我与小伙伴们撒欢地往河边跑,进河开始打狗刨,从头道沟游到二道沟,再游回来。每天反复游,便学会了游泳。游累了,上半身沐浴阳光,下半身坐在浅水滩浸泡,把手伸进水里,按马蹄窝摸小鲫鱼。每当摸到一条,便高兴地对着小伙伴喊道:“我又摸到了一条。”这样摸鱼玩,开心极了。冬日,虽然寒风刺骨,天嘎巴嘎巴地冷,但孩子们不惧严寒,各个头戴狗皮帽子,仨一伙,俩一串拉着冰车,跑到冰雪河面上,轮流拉着玩。你拉着我跑一段,我再拉着你跑一段,呼呼地喘着粗气,不停地流淌汗水。帽檐挂满冰霜,小脸蛋冻得通红,还是不愿回家。小河,不但给孩子们带来欢乐,而且也锻造了孩子们好的体魄与顽强品格。

记得我13岁那年,涨大水。我与小伙伴登上房顶眺望,只见西边天际,白茫茫一片,天连着水,水连着天。不大一会儿,水头绕过西北山,漫野地流淌来。我和小伙伴奔跑着去看水头,水没了脚面,很快就到腿肚子。那水清澈见底,被水冲倒的草蔓,随着急流摇曳,如线头似的小鱼来回穿梭。当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乡亲们在困苦中生活,地里的苣荬菜都挖光了。然而,小河却出了大量的鱼,有鲫鱼、白鱼、鲶鱼、嘎鱼、麦穗等等。冬天,生产队在河里插亮子,下呆河网接鱼,接的鱼在冰面上冻炒后,堆的如小山似的。冰面压得嘎巴响,好像要塌下去。社员们忙不过来,队长与老师商量,让学校适当停课,领学生去帮倒鱼堆。每天干一个下午,学生回家时随便拿鱼,累的都走不动道,谁能拿几条呢?家家分的鱼很多,怕耗子吃,都放在房顶的谷草囤子里。家家炖的鱼就是用清水煮,大人小孩当饭吃,可以说,是小河的鱼帮助乡亲们渡过了艰苦的岁月。

家乡因为有小河,自然风光好,水草丰茂,骏马奔腾,牛羊肥壮。只有几十户家庭的生产队,却养了百匹马、200多头牛、近千只羊。畜多肥多粮多,社员收入多。屯子虽然离县城200多里远,交通不便,偏僻闭塞,却名声远播。当年知青下乡,都踊跃报名来这里插队落户。

弯弯的小河,给人送来了福祉,也给个别人家带来灾难。屯中曾流传一句嗑:“小屯不大两趟街(音gai),兄弟媳妇嫁大伯(音bai)。”道出了一段真实的故事。

由于河水暴涨,草原受淹,牲畜缺少了放牧场。生产队趁河封冻时,用土在冰面上铺了道,将牛马赶到河北坨子去放。派去了几个牛马倌。有两个马倌惦记家人挨饿,在坨子种了一些窝瓜。夏季的一天,两个人便骑着马驮着窝瓜跑了十几里路来到河边,准备趁天黑人静时,再偷偷过河往家送,否则,白天被人发现要挨批斗的。两个马倌将河边熬盐窝棚的檩子扒下来,把熬盐的大锅抬到河边,与檩木摽在一起,锅里装上窝瓜,坐等夕阳下山再推着渡河,正当夕阳下山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西边天空乌云密布,滚滚而来,立刻电闪雷鸣,下起瓢泼大雨。两个人不顾一切,推着大锅急忙过河。风雨太大,灌得人喘不上气,睁不开眼。一不小心,两个人滑进水深湍急的旋涡里,大锅也沉到水底。一个人没了影,另一个会点水,拼命挣扎着游上一处浅滩。风停雨住后,皎洁明亮的月光洒满大地,屯子格外宁静。突然,从小河方向传来有气无力一声接一声地叫喊:“救命啊!救命啊!”惊动了屯里还没入睡的人。老队长立刻叫人套车,拉上船,去河里救人。被救上岸的原来是去坨子放牧的大马倌。据大马倌说,被淹没的那个人是马倌王老疙瘩。老队长划着船与几个社员在河里寻找了大半宿,也没见到王老疙瘩踪影,只好作罢。

第二天早起,老队长急忙把这一消息告诉老王家。闻听如此噩耗,王老疙瘩媳妇疯了似的往河边跑,去找她的男人王老疙瘩。生产队继续派人打捞。王老疙瘩媳妇蓬头盖面,哭得死去活来,嗓子嘶哑,沿着弯弯的小河跑了几天,人们也跟着打捞了几天,由于水面开阔,水深湍急,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约过一周后,在离出事的地方六七里远的水面,尸体才漂浮上来。打捞上来后,得以安葬。

王老疙瘩家哥俩,住在屯西头3间土房,对面屋。当年嫂嫂连病带饿,死于春天,王老疙瘩又死于夏天。这个春夏,对王家人来说是个非常悲痛的日子。东屋哥哥领着仨孩子,西屋弟媳也领着仨孩子,艰难地生活着。后来,经屯邻善于保媒的“大话匣子”女人劝说,弟媳嫁给了大伯哥,才相互有了照应,开始了新生活。抚养几个子女长大后,都成家立业,老两口儿生活得也很幸福。

人生之路,多么像弯弯的小河,有欢乐、有幸福,也有悲伤、有坎坷。只有正确面对,坚定前行,人总会越过沟壑,拥抱美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