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父爱如山

时间:2020-06-22 08:52来源:白城日报

父亲是我们家族中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我从父亲对以前点点滴滴的回忆中得知,他小的时候是极聪明的,很少因为功课不好而挨先生的板子,当别的同学还在抓耳挠腮背诵“三字经”的时候,父亲已经可以游刃有余地在外面玩耍了。那时家里穷,父亲本来是没有机会多读书的。然而,他又是幸运的,读完高小的时候,父亲被邀请去为一个同学伴考,就是类似书童的那种,结果是主人名落孙山,父亲却抓住了五百分之一的机会,考取了益都师专,就读古典文学专业。

父亲的大学时代留下了许多美好的故事,他总是喜欢娓娓道来,其中有他梦游的同学如何夜半起来锻炼身体;同学争抢饭菜中的海带却发现原来是块抹布;当然还有父亲喜爱的一个女同学,我们家里曾经有过她的一张黑白照片,白衬衣、黑裙子、瘦高的个子。我曾经和姐姐私下里说,要是父亲当初娶了她,我们就不会遗传得这么矮了。

毕业后的父亲成了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他兢兢业业从事着自己喜爱的职业,从来不敢稍加懈怠,甚至父亲还自修了古典文学本科课程。然而,父亲刚直的个性使得他总是看不好某些领导的陋习,他得不到应有的赏识。再加上当时家庭困难,奶奶需要父亲帮助维系那个庞大的家族,为此,父亲毅然辞职返乡,同行的是我的母亲——一个有着优秀教学业绩的小学教师。

父亲在哪里都是个硬汉子,他尽心尽责地支撑着不断添丁的家。为了挣工分,父亲可以看水渠连续几夜不合眼;父亲抡大锄敢和任何一个汉子比力气;父亲得了胸膜炎,没服一片药,自己忍痛熬了过去;父亲被井架打落满口的牙齿,自己跑着去医院,医生说按照理论像父亲那种情况,人应该处于休克状态,他从来没见过那么硬的汉子。所以我始终相信关公刮骨疗伤的故事,我的父亲就是那样的男人。

生活渐渐稳定了,父亲又干起了民办教师。我知道父亲喜欢那个职业,即便在家务农的时候,父亲也没有其他的爱好,空闲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里看书,几乎所有的古典文学书籍父亲都读遍了。我小的时候,父亲总是爱给我讲故事,“苏小妹三难新郎”父亲讲得绘声绘色。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成了我的语文老师,“亲爱的爷爷康斯坦丁·马卡里奇: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父亲那洪亮滋润、抑扬顿挫的男高音,我终生不忘。

可能是因为我比哥哥姐姐学习好的原因吧,父亲对我要求也相对严格。每次我调皮了,父亲都要高高举起他的手掌。但我常常能躲过他的第一次“打击”,当然,父亲打人是没有第二次的。我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数学竞赛成绩不理想,老师生气揍我的时候,我的帽子飞出老远,头上生生的痛感久久不去,那时候,我就想起了父亲的手掌,那里面隐藏了多少的父爱啊!

父亲退休以后,乐得清闲,他和母亲料理着一个小小的果园,偶尔还玩玩画眉、百灵鸟。父亲心有田园,却不脱离生活,他关心时事,乐于助人。父亲曾经先后让两届“不为民做主”的“村官”“卖了红薯”。父亲是我们家族的“法律”,谁家有了矛盾都来找父亲评理,村里所有的红白事项,没有父亲也好像就很难找到程序。

父亲年老心却不老,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爱了一辈子古典文学,当我把自己不伦不类的所谓“现代诗”展示给他的时候,他还是非常的喜欢。每每给他买了什么东西,他也总是爱在人面前夸个不停。我想,在不知不觉中父亲已经由那个心高气盛的汉子,变成了一个慈祥可爱的老人了。但不管怎样,父亲在我心里,仍然是那座巍然屹立的山。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