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水杯拾趣

时间:2020-09-14 08:16来源:白城日报

2015年,我去日本东京女儿家,想着要买一个水杯。一则我在家用的水杯是玻璃的,烫手;二则水杯使用时间长了杯盖漏水;还有听说日本的水杯质量好,逛街时就特别留意商店里各式各样的水杯。

就像在麦田里挑选最饱满的麦穗一样,几次三番,不是水杯的样式不相中、颜色不如意,就是这个太便宜那个又太贵,硬是没买成。

回国后,依然使用我那个玻璃杯,依然漏水,诸多不便。

老伴也不言语,只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了。

2018年10月,老伴去东京回来,进屋把旅行箱一放,就从包里拿出一个形状细长的水杯,边递给我边问:“老公,我给你买的水杯,猜猜是啥牌的?象印牌的。”还没等我插嘴,她就自问自答。水杯外形类似榴弹炮炮弹形状,杯盖和杯体浑然一体,下粗上细,通体深蓝色,杯盖有个银白色的控制开关的手柄,宛如静坐在南极冰盖上的一只企鹅。在手柄的右侧,巧妙地镶嵌着一个同杯体颜色相同的长方形的、左右移动用以打开或者锁住水杯的控制开关。水杯不重,拿在手里轻飘飘的。

最中意水杯的保温效果,倒进开水,拧好盖子不动,三四天再喝,水依然是热的。平时,我就把它放在办公室,随时用它喝水。此外,我无论是去哪里都要带上它。

这次,外孙子孙伯谕随姥姥一道来的中国,按照日本的学制,他到2019年4月15日就要在东京上小学一年级了,此前他一直在东京上幼儿园,小时候回国几趟学的那点中国话,基本忘记的差不多了。有时候与我们视频,对话时为了找到合适的中文词汇,不得不想上半天,有时候即便勉强说出来了也往往是词不达意。

我和老伴商量,决定让他在开学前,先来中国突击学学中文。

洮北区文化小学离我们家较近,就送他到文化小学一年八班做个寄读生。这次他回国签证的日期为3个月,我们打算这期间,他可以先在这儿入学,尝试着怎样当好一名中国的小学生。

当时天已转凉,我和老伴不会开车,加之外孙子羞与人交流,所以对他上学信心不足,导致外孙子仅仅在文化小学当了一个多月的小学生。

学校规定每天只允许小学生从家带一杯白开水,我的水杯保温效果好、密封严实、使用简便,就先归外孙子用。上学的第三天放学回来,一进门外孙子就对着姥姥喊:“我今儿个整磕碜了!早晨往书桌堂装书包,不知道为啥看见书包淌水了,一摸屁股,裤子也湿了!还以为自己尿了裤子,抽出书包一看,我的天,原来是水杯忘上锁了,漏了一书包水不说,还把我裤子整湿了。”

2019年年底,女儿说想家了,想趁着新年假期一家4口回白城看看我们。他们的假期较短,连来带去就只有十几天。我和老伴商量,女儿这个时候一家来白城,这里天寒地冻的,又没有多少小孩子游玩的地方,我们谁也没去过海南,那里正是好季节,况且老哥的房子就在三亚,不如趁此机会到那里相聚。我们老两口从长春飞海南,女儿一家从东京飞海南,等女儿假期将尽,我们就各回各家。

意见一致,我们就准备了起来:买农村笨猪肉、小笨鸡、土法自制的粉条、各类干菜,还去洮南取二姐腌制的咸蒜、辣白菜。担心飞机上不让带鲜肉,我们把准备的猪肉、鸡肉、狗肉,统统做成一个个真空包装的小袋子。听说海南的大米不咋好吃,我们又往旅行包里硬塞进几十斤大米。

如此这般,我们两口子提前两天到长春二叔家。12月23日,老妹夫志宏找车送我们到龙嘉机场,从这里飞往三亚,我的水杯一直随身带着。

老哥的好朋友张大哥开车去机场接的我们,当时的东北冰天雪地,可是海南的气温在零上二十六七度,一派鸟语花香的景象。

张大哥和老哥家是楼上楼下,住在位置优越的凤凰路和春光路交汇处的国色天香小区。从老哥家里出来右转直行,步行不到10分钟就是临春岭公园,不入园再右转十几分钟就是三亚地标建筑大树宾馆。

26日,我和老伴、女儿女婿,带着外孙子、外孙女冒雨游览临春岭公园后,恰巧在大树宾馆门前举办的海南国际美食节即将落幕,我们穿过马路直奔过去。全国各地的特色风味小吃纷纷亮相美食一条街,煎炒烹炸的香气和小贩们的叫卖声,诱惑着大家的食欲,吸引着游人的目光。

外孙女孙千明对大人们喜欢吃的那些烤鱼、烤虾、烤虾爬子、牛肉干等等没啥胃口,唯独喜爱啃鸡爪子。我先买了16个,她牙疼咬不动,就让我撕扯鸡爪子给她吃。临回家她依然意犹未尽,嚷着还要,我就再去那家摊点买了8个带回家,一觉醒来,才发现寸步不离的水杯不见了。

我把去临春岭公园和美食节一条街吃饭整个细节回想了一遍,认为水杯肯定落在吃饭的方桌上了。我怀揣着一线希望返回美食一条街,看到我们曾一起用餐的桌子上,早已空空如也,问询身边的保安和打扫卫生的人,无果。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卖鸡爪子的摊点,我刚要向老板娘询问,她一下就认出了我,立马将那个水杯拿出来递给我。她说:“你买鸡爪子时,随手就把水杯放在柜台上了,买完后拿起鸡爪子就走了。当时你走的急,喊了几声发现你已经走远了,我想你肯定会回来找的,就把水杯放到这里了。”

今年1月9日,我从三亚飞往南京,到张大哥在网上帮我预定的旅店住了一宿。第二天早8点,从南京飞回长春,期间,飞机在内蒙古赤峰的玉龙机场经停50分钟。然后乘坐动车回白城。

飞机经停休息时,我想水杯就放在我的座位上吧,等再登机时水杯却不翼而飞了。我连忙向空姐询问。空姐嘱咐我水杯要随手带着,不要放在座位上,以免被别人拿错,并告诉我是她把水杯临时保管起来了。

十几天的工夫,水杯两失两得,看来我和这个水杯交情真的是不浅啊!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