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品画

时间:2021-01-11 11:34来源:白城日报

学而优则仕的领导张向喜画。工作再忙再累,也要抽空去画廊品画。张向常去的画廊不大,却有仙则名,常有真迹品鉴。

一日,画廊老板约张向到画廊品鉴白石老人的《荷花蜻蜓图》。“九十三岁白石”题款让人如晤大师……

凝视画作,张向如痴如醉。“这是一藏友暂寄在此的画作,请您慢慢品鉴。”画廊老板乖巧,取下《荷花蜻蜓图》,平铺在案几上。

“本人眼拙,实在辨不出真伪。据藏友讲,此画请教过一些专家,有说真,有说假,莫衷一是。”老板狡黠地望着张向:“领导您是大家,请品鉴”。

“真迹赝品,价格天壤之别。”老板给张向续茶。画廊里茶香四溢。

又一日,画廊老板告诉张向,一位鉴赏大师路经,藏友想请大师鉴别《荷花蜻蜓图》,以求真伪。藏友和老板邀张向一同品鉴。

画廊里,藏友把《荷花蜻蜓图》缓缓平铺在茶几上,恭恭敬敬请大师品鉴。大师拿出放大镜,仔仔细细观赏,一会儿双眼发光,一会儿神情暗淡,一会儿低头沉思,一会儿抬头冥思。

半个小时后,大师放下放大镜,久久不语。

“大师,但说无妨。”藏友很年轻,尽管内心在翻江倒海,表面上却风平浪静。

张向惊讶年轻藏友的沉稳。

“那老朽就直说了。现如今,市面上流通的白石老人的真迹不过几千张,而赝品却不下十万。”大师把放大镜靠近画上的蜻蜓,“白石老人画蜻蜓的翅膀,必是先勾出两个翅膀的主筋。用的笔法是有来有去,画的主筋瘦硬秀挺,有如铁骨钢筋。此画的蜻蜓翅膀,尽管透明精致,却未见筋骨,这是其一。”

藏友的脸由红转青,由青转白。

“其二,白石老人从87岁开始,以防造假,有意在落款上设陷阱,那就是把‘石’字下边的‘口’写成圆圈。此画是白石老人93岁所作,落款‘石’字下边的‘口’却为方形。”藏友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老朽认为,此画应为高仿品。”大师一锤定音。

众皆无语,屏声静气。

“感谢大师教诲,学生学浅眼拙,权当交了学费。”藏友回过神来,迅速拿起《荷花蜻蜓图》,准备撕毁,“去伪存真,免得祸害别人。”

“撕了可惜。”第一眼见藏友,张向就觉得气度不凡。现在见他如此有气量,甚是欣赏,“刚才大师讲了,此画虽非真迹,但也是高仿品,不如转卖给我,如何?”

“既是赝品,不值一文,收藏它干吗?”画廊老板一脸惊讶。

“假作真时真亦假。能画出如此逼真的画,此人也不俗。”张向很懂画,更懂理,“张大千仿石涛、八大,鬼手海霞仿张大千,都是几可乱真,虽是赝品,艺术价值也颇高。”

“既蒙张先生厚爱,愿相送!”藏友顺势把画呈给张向。

“送不敢承受,愿按市场价购买。”张向的前任曾经是官场的风云人物,前程似锦,意气风发,不料却栽倒在腐败上。前车之鉴,张向小心翼翼,凡给他送钱送礼,不仅被拒之门外,还遭其严斥。故素有清廉美誉,又怎么会收受藏友的画?赝品也不例外。

“若论市场价,此赝品不值500元。”大师一言九鼎。

最终,张向以500元的价格购得《荷花蜻蜓图》。此后,张向与藏友成了朋友,经常相邀品画。

当然了,藏友在张向的呵护下,全方位发展,几年间竟成了本城的风云人物。

“很多人知道,白石老人从87岁开始,为防造假,有意在落款上设陷阱,把‘石’字下边的‘口’写成圆圈……”成为风云人物的藏友还是喜欢收藏字画。一日,在鉴别白石老人的书画时,藏友说:“很多人都不知道,白石老人的这一小动作后来被造假者发现,无奈,白石老人92岁后又把‘口’字恢复成方形……”那日回家品画,张向对着《荷花蜻蜓图》的落款“九十三岁白石”,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

(责任编辑:陈硕)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1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