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姥家屯西的小河

时间:2021-04-19 10:03来源:白城日报

儿时,我大部分时间是在姥家度过的。从记事儿到上学这段时光,每年都在姥家至少呆上半年。姥家人对我很娇惯,我是任着性子同屯里的伙伴疯淘疯炸,他们不仅不烦我,还都不愿意让我走,我也留恋他们。最让我不愿离开的莫过于姥家屯西的那条欢腾跳跃的小河,小河的风光景色让我爱恋不已,不忍离去。

小河不大,由上游的泉水汇流而成。河宽三四十米,水深处2米出头,浅处刚没过人的膝盖,小河蜿蜒曲折从屯西头流过,碧波荡漾的河水清澈见底,可见河底的鹅卵石和水中的鱼。这条小河承载着我儿时的许多欢乐,每次回到姥家,我都要到河边和小伙伴们一起坐一坐,吹一吹清爽的河风,掬一捧清凉的河水,任思绪荡漾在儿时的记忆里。

这条河养育着多少代在河边生活的村里人,滋润着这片黑土地。河的东岸是一眼望不到头儿的“柳条通”。柳条长的秀气挺拔,十分茂密,像一道绿色屏障护卫着小河,那可是河边一道亮丽的风景。人们要想从“柳条通”过去,需用双手分开柳条才能迈过。初夏和秋季时节,“柳条通”内常有成双结对的野鸭出没,青蛙在柳条底部水草中叫个不停。人过“柳条通”弄出的声响,有时会惊起野鸭扑棱棱飞起。繁殖季节,还能捡到一窝窝的野鸭蛋。临近水边,不时有青蛙窜出,凭借长腿三蹦两跳跃入水中,斜着身子顺流而下,那“蛙泳”的姿态实在是标准极了。河面上方灰白色的“钓鱼郎”啾啾鸣叫着飞来飞去,时而身子悬在空中,快速抖动着翅膀,抻着脖子凝视着河面;时而又扎入水中,再出水时,嘴里叼着一条小鱼儿飞去。河的西岸是茂密的绿草甸子,每到春夏两季,草甸子上野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红色的卷沿花、黄色的黄菜花、蓝色的马莲花、紫色的黄芩花、白里透红的打碗花和喇叭花,姹紫嫣红,一片花的海洋,给小河披上了绚丽多彩的外衣。炎热的晌午,草地上蚂蚱逞能似的不断蹦跳;蝈蝈躲在树荫下吱吱低吟;“三叫驴”(一种会飞的蝈蝈)攀爬到花草的最高处,不知疲倦地鸣叫。各色蝴蝶在花草间飞舞,蜜蜂嗡嗡叫着在花丛中飞翔,忽而落在这朵花上,忽而落在那朵花上,它们在寻找最好的花蜜。有时伙伴们光着膀子,手里拎着布衫,在草地上尽情地奔跑追捕喜爱的马蹄蝴蝶、蜻蜓和“三叫驴”。

小河中间有个一人多深的“大涡子”,天气最酷热的时候,小伙伴们都聚到这里嬉闹纳凉。各个脱得一丝不挂,像一群鸭子噼里啪啦跳进河里。大家都没接受过什么正规的游泳培训,有的撅起屁股“扎猛子”,有的拼命搂着“狗刨”,有的脑袋浸在水里比谁憋气时间长。小伙伴们还喜欢在河边选那些又扁又圆的卵石打水漂,比着谁打得远、谁打得水漂多,偶尔会惊起河边草丛里的几只水鸭或水鸟。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一个夏天,正值我国抗美援朝的时候,大人们嘴上常常哼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曲,这一政治气候也影响到孩子,伙伴们经常在水中玩起“中国打美国”的游戏。我们分成两伙,一伙代表中国,一伙代表美国,在水中展开激战,获胜的总是中国,胜方的人脸上掩饰不住胜利的喜悦和自豪。每次玩累了、玩够了,就躺在岸边用黄沙把全身埋起来,只露个头儿,这样既防瞎蠓的叮咬,又暖身解乏,十分惬意。我的表兄年长我几岁,在河边生活久了,练就一手专在浅水区捕鱼的功夫。他站在滑溜处,裤腿撸到膝盖上,双手拿着线拐子收收放放,不一会儿线拐子那头就有一条鱼上钩了,几袋烟功夫,就弄到半花篓一豁豁长的鱼。过往行人对这种捕法觉得很新奇,有的站在岸边,有的站在水中的柳条墩上观望。有时伙伴们七手八脚弄来枯枝干草在河边笼起一堆火,汗流浃背地烤鱼吃。鱼烤熟后就会散发出特有的香气,每每闻到火堆里散发出烤鱼那诱人的香味,小伙伴们就会急不可耐地一哄而上抢着吃,一会儿就弄得小嘴、小脸一块块黑,一个个都成了花脸小馋猫。每到寒冬腊月,伙伴们天天聚到河的冰面上玩耍嬉闹,打“滑跐溜”、滑冰车、打冰嘎、打雪仗,累得满头大汗,帽檐挂上一层白霜,谁都不嫌冷。有一回,我从家带去一副冰刀,见到这新鲜玩意,都要试试,把冰刀先放在脚下,然后用绳一圈圈地绑在腿上,有的人没等站起来就摔个“腚墩”,有的刚迈两步就闹个“仰八叉”,逗得伙伴们哈哈大笑。最有趣的是冰上观鱼,水深的地方,冻有两尺多厚的冰层,晶莹剔透,宛如一块大玻璃镶在河面上。趴在冰面往下看,河水在缓缓地流淌,水草摇头晃脑在水中飘曳,三五成群的小鱼,从簇簇水草间穿行,一群群弓着腰的河虾悠闲地游弋。冬天的河底就像迷人的水晶宫,让人久看不腻,不愿离去。一进腊月,河面变得喧闹异常。有的大人领着孩子在冰上嬉耍;有的人打冰眼,用“搅捞网”捞鱼;有的人在河道口下“须篓”等鱼钻入;有的人在河边刨冰,运回家冻年猪肉,还有勤快人在河边捡干柳条树枝背回家烧火。这生动的场面,给人们带来临近年关欢乐祥和的感觉。

这条小河深深地吸引着我,不论一年四季什么时候,都有我看不够的景观,道不尽的童趣,讲不完的故事,听不完的传说。一晃60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在姥家度过的童年,我还是会发自内心地说:“我热爱并留恋姥家,更爱更留恋姥家屯西的那条具有神奇色彩的小河——老龙河。”

(责任编辑:陈硕)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1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