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书房絮语

时间:2021-04-27 08:01来源:白城日报

书房,古称书斋。古人每每踏步其间,顿觉心神俱静,性灵无尘。在文人雅士中,书房承载着“隔离世俗、容纳自我、清心博览、禅悟通理”的价值。

史料记载,书室始于汉唐,宋元普及,明清鼎盛。富者筑楼,雕梁画栋;贫者一席,环堵萧然。古人书房的命名方式,大致有四种,即以所居之室、所寓之志、所藏之书、所敬之人命之,大多以斋、堂、屋、庵、馆、庐、轩、亭、园等字来命名,书室主人对其内容的深浅、雅俗、繁简都反复斟酌推敲,一经定夺终身不改,往往寥寥几字却意义深邃,是主人外在形象和内在修养的统一体现。

书斋生活,宁静淡泊。其之贵,在于养性明志,使人品格高远,如刘禹锡的“陋室”、诸葛亮的“茅庐”、扬雄的“玄亭”;其之妙,在于通天接地,使人心驰神游,如司马光“读书堂”、蒲松龄的“聊斋”、杜甫的“浣花草堂”;其之静,在于隔绝尘世,使人心宁神静,如李渔的“芥子园”、袁枚的“小仓山房”、陆游的“老学庵”。

书房是一个人气质养成的地方,其布局陈设是有讲究的,笔墨纸砚、琴棋书画、桌椅几凳是必备的,或惊艳了岁月,或温柔了时光,或打动了人心。但因个人嗜好,点缀菖蒲假石、枯木野花、箫剑兰草也未尝不可。“文房百器,炉为首器”,案头摆设最能彰显主人情趣,若选一铜炉常置案头,焚香一炷,秉烛夜读,疲后舞剑,实乃“对月把卷时看剑,铜炉添香夜读书”。

之前,我是没有书房的。刚参加工作住单位宿舍,成家后卧房即书房,餐桌是书桌。每天,一家人吃完饭,收拾完碗筷,我就接着写作、练字,虽然菜香混墨香,但温馨也甜蜜。如今,我有了一间10平方米的书房,虽然不大,但很敞亮,关键是装满了书籍。读书,让我的视野变得越加开阔辽远。

很多作家与书房融为一体。冰心、巴金、钱钟书……我相信从他们书房里产生的一切,都是其性情、气质、兴趣、习惯与审美的外化与投射。

“松声、涧声、山禽声、野虫声、鹤声、琴声、棋子落声、雨滴阶声、雪洒窗声、煎茶声,皆声之至清者也,而读书声为最。”世上有无数令人神往的地方,但我最喜书房,置身其间,读书写作,观物洗尘、凝神养气、剪欲修行。(柏芸

(责任编辑:陈硕)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1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