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父爱依然

时间:2021-06-07 16:39来源:白城日报

人世间有一种爱超越极限,有一种爱穿透岁月流年,那就是父母的爱。父爱如山,载不动;母爱似水,流不尽。而对于从小就失去母亲的我,对这份叠加的爱更是刻骨铭心,它是我童年的护身符,是我成年的定心丸,如一盏灯火给予我温暖,照亮黑暗,指引着我人生的方向,激励着我的斗志,蓄积着力量,更是我生命深处永恒的牵绊。

正月初三,一大清早,电话铃响起,我一看是父亲打来的,赶紧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洪英,今年是你的本命年,爸爸要给你点儿钱。”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父亲竟然还记得我49岁是本命年,一丝窃喜掠过我的眉梢,不是因为父亲要给我钱,而是他心里还装着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确幸。我说:“我不要钱,您留着自己花吧,只要您健康快乐就好。”父亲停顿了片刻,又执拗地说:“必须给,爸爸的一点儿心意,我都78岁了,你再过本命年,我赶上赶不上还两说着呢,也许就阴阳两隔了。”我猛地心一震鼻子一酸,悲伤空落袭来如鲠在喉,锥心裂骨的疼传遍身体每根神经,眼泪扑簌簌地悄然滑落。强颜欢笑故作镇定地说:“爸,您说啥呢!我奶奶活了95岁,长寿是遗传的,您一定争取活到100岁,要有这个信心,意念的力量是无穷的。您一定要健健康康地活到我下一个本命年,正好我们给您过90大寿。有您在,家就在,我就永远是个小孩,就可以用孩子气,刷一刷幸福感,就有那种被疼爱、宠溺的滋味。”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爽朗的笑声。我机敏地反应过来了,继母一定不在家,要不然父亲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我问:“您一个人在家呢?”父亲“嗯”了一声,说继母去她妹妹家了。如果继母在家,我给父亲打电话,他说不上两句就嗯啊,支支吾吾,不是说信号不好就装听不见,所以我就不打了,免得说哪句话抻着继母的筋,然后就和父亲怄气,惹不必要的麻烦。因为知道继母不在家,所以我们爷俩就聊得很嗨。父亲像个小孩一样,一一说出我们哥仨的生日,回忆着在那个简陋的小屋,留下的欢声笑语和童年趣事……那些美好的时光和生活点滴,仿佛就在昨天,一页一页地在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一一呈现,永远定格在了家那个温馨的港湾。父亲略去了独自拉扯我们长大的艰辛,藏起了独酌的苦酒。他又说:“其实,我是很感激你的母亲的,给我留下你们3个儿女,让我心灵有了慰藉。我和你妈订婚时你姥姥不同意,说我太矮小身子又单薄,连水都挑不动。你妈妈说‘他挑不动,我挑’。就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我,她对我真是一心一意。虽然她去世40年了,可我一直都十分想念她,谁也代替不了她在我心里的位置。我不是怕你继母,只是不想惹气,我是爱你们的,因为血缘是割舍不了的,这根纽带已经凝成金锁链,任何的外力都砍不断。我对你们的牵挂无时无刻都在,只是我不善于表达。”这话我信,因为父爱是深藏和内敛的,他也不例外。逢年过节我们回家时,从他的笑容和眼神就能捕捉到。放下电话,父亲这一席掏心掏肺的肺腑之言,依然响彻在我的耳畔。再也抑制不住感情的潮水,我的思绪是复杂的、混乱的。我没有逻辑、没有主次,我矛盾、自私、委屈。傻傻地认为那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继母,抢走了父亲以及父亲对我们至真至纯的爱。这么多年误解了父亲,我任思绪乱奔、任眼泪肆意狂淌,往事历历在目。

1980年夏天,那时哥哥12岁、我9岁、妹妹4岁,母亲就突然病逝了。她从家走时还好好的,说是去姥姥家住几天,可这一走就是诀别。离家时只带走了还在吃奶的妹妹,是我姥爷赶车来接的。没过两天的一个中午,我二舅骑着自行车来告诉信儿,让家里人准备后事,说母亲病逝了。她是在去乌兰浩特市医院的路上去世的,说是中毒性痢疾。我依稀记得,那时我正和小朋友们在村里的小河边玩儿,二舅找到了我,说我妈妈病逝了,我就嚎啕大哭,可想而知对父亲的打击该有多大。当时,好心的人看妹妹太可怜了,就想要走去抚养,却被父亲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还有要给父亲续弦的,父亲怕继母给我们气受,也一口回绝了。于是所有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首先,他辞去了在乡教育组的工作,因为在教育组工作要下各村蹲点,根本无暇顾及我们。然后回到我们村当了小学校长,直至退休。当时,父亲天天领着妹妹去上班,学校成了她第二个摇篮。背着、抱着,晚上睡觉搂着,妹妹就像父亲的眼珠子一样珍贵,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父亲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们。虽然我们成了没妈的孩子,但在人面前,从没有自卑怯懦过,是父亲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上学时带饭,我们饭盒里是馒头、饼、麻花啥的,别的同学却是小米饭、玉米面饼子。若学校有老师去乌兰浩特市逛商场,父亲就求人家提前买回我们换季的衣服、鞋和帽,那真是冬天怕我们冷,夏天怕我们热。我和哥哥都在洮南上学,不管家里的生活多么拮据,父亲总会按月寄钱来,并在汇款单上附简短鼓励我们学习的话。每每这时,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父亲那瘦小的身影与期盼的眼神。无形中,我们在父亲潜移默化的熏陶下,自然而然地骨子里就长出了坚韧与坚强,懂得了感恩,学会了善良以及做事的持之以恒,还有面对挫折时的微笑和坦然。这些优秀的品质,成了我们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更是生活中弥足珍贵的闪光点。

我们都成家后,父亲卸下了肩上的重担。简陋的小屋变得空空荡荡,剩他自己不免寂寞孤单,于是,经人介绍找了个后老伴,才真真正正地为自己活一回。上几天,我坐客车去乌兰浩特市,客车正好路过他们屯,远远的我就看见父亲和继母在站点等车,他们是去逛街。看见他有个人陪伴,衣服脏了有人洗,饿了有人做口饭,渴了有人倒杯水,伤风感冒了还有人给拿药。她担心着我们的担心,她尽着我们应尽的义务,想到这,我心中就油然而生无限感慨,那横亘在我和继母之间的冰山轰然坍塌。猛然地意识到,我应该感谢这个女人,就冲这些也应该给她鞠个躬。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我的人生已过半。蓦然回首觉得自己没有对不起谁,要说亏欠那就只有父亲了。他的爱,比天高、比海深,如大地一样辽阔深厚,如星辰一样无垠浩瀚。我的回报,倾其所有都太轻,付出一生也太短。现在最该兑现的是,我从小许下的孝的宏愿,它就像一粒种子,一直在我心底生根、发芽、茁壮,随着年龄的增长,已成参天。我对父亲的这份亏欠,如果今生偿还不够,那就来世再接着还。

 [白城新闻网编辑|陈硕 复审|赵翠丽 终审|刘长志]

(责任编辑:审核发布)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1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