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妻子

时间:2021-07-19 10:28来源:白城日报

清明将至,子女们张罗去上坟扫墓,我不由得想起故去3年多的妻子李艳。妻子和我是同乡,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她同那个年代的农村妇女又不完全一样,性格内向沉静,不爱说话,不苟言笑,朴实庄重。她嫁到我家50来年,不像有的农村妇女趿拉着鞋、叼着烟,走东家串西家,张家长李家短地“扯老婆舌”,也没见过她专在人多的场合“逞疯”,更没见过她哪里有事儿哪里到。妻子是好人,为人处世实在,不玩心眼儿,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村里人都很敬重她。

妻子没多少文化,只念两年半书,13岁便辍学回生产队劳动。22岁那年,妻子嫁到我家。那时,我在邻村学校教学,父亲长年给生产队搞副业,两个妹妹年幼上小学,母亲重病在身,全部家务重担都落在妻子一个人身上。妻子每天在队上干活,回家后还得做三顿饭,收拾家务,很少闲着,尽管这样,她没有一句怨言。尤其是母亲患肺心症后,她更忙了。母亲不能上桌吃饭,她顿顿把饭菜端到母亲面前,一勺一勺地喂。母亲睡不了觉,她天天晚上把被垫在母亲的背上,用枕头支着前胸,看着母亲睡着后她才上炕休息。见过得肺病的人都知道,病人吐出的痰像烂鱼下水般一股恶腥味,可妻子不嫌弃,每天按时把母亲的痰罐倒掉,用水涮洗干净放在母亲身旁。母亲病重住院都是她张罗、护理,唤医取药,打水喂饭,端屎端尿,照料得无微不至,同病房的人都以为她们是亲母女呢。人们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不,妻子就是孝子。母亲从有病到过世,30来年,不管是平时在家,还是病重住院,妻子始终如一精心侍候照料着母亲,也弥补了我常年工作在外不能照顾母亲的缺憾。

“婆媳难处,姑嫂难合”,这似乎是家家都避不开的现实。而我家不是这样,妻子从进门到母亲过世,没跟母亲发生过不愉快,处得像亲母女一样。两个妹妹从小到大,直到结婚出嫁,妻子总像大姐一样呵护着、谦让着两个妹妹,跟两个妹妹没红过脸,更没有发生什么矛盾,村里人都很羡慕我们这个和谐的大家庭。

那年,我家新盖了四间房,还想叉上院套。妻子觉得盖房求人帮工,叉院套不能再求人了,主张自己叉。农村老话“脱坯叉墙活见阎王”,叉墙是农村最苦最累的活儿,能累坏人。当时妻子正怀有身孕,我怕她身体受不了,劝阻她别干,她说自己没那么娇性。头几天叉墙,到晚上我躺在炕上腰酸背痛,身子像要“散架子”一样。我这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都累得这样,更何况她是有孕在身的女人。妻子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这个家再苦再累,都能默默地承受着。我俩干了一个多月,把院套叉起来了,看着整齐的院套和邻居们赞许的目光,虽然这一个多月我们很劳累,但心里却非常高兴,充满了幸福感、满足感。

那年6月,女儿得了急性肺炎,家里人要给我捎信,妻子怕影响我的工作,说啥也不让。她抱着孩子去乡卫生院治疗,虽经10多天的抢救,但还是没保住女儿幼小的生命。她忍着失女的悲痛,从乡卫生院独自抱着女儿的遗体走了十几里路,含泪把女儿埋在郊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为了多挣工分养家,第二天就照常到生产队去干活了。那年七八月间,儿子患上中毒性痢疾,在乡卫生院怎么治都不见好,在父母的坚持下,她打电话告诉了我,我把他们母子送到了县医院住院治疗。儿子病情好转后,她怕影响我工作,又急于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第二天就领着儿子回了家。在部队那些年,我多次鼓励她练习给我写信,她怕写不好,一直没写。后来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真的写了一封信,也是她一生给我写的唯一一封信:“书剑你好,你不用惦念家,全家人都很好,你在那好好干,我不会写了。”这封里倒歪斜只有27个字的信,我读了几遍,觉得字字凝重,句句金贵,是用心写的,饱含着对我的思念、祝愿和期盼,也表达了自己没念多少书的惋惜。直到今天,我还珍藏着这封信,不时会拿出来看看。

妻不善言语,不愿表达。但她心中有数,重情重义,宽厚待人。一次,战友下乡路过我家,妻正在家做布鞋,战友随口夸她做得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走后,她起早贪晚赶做了一双布鞋捎给战友。40年后,那个战友来我家,对此还念念不忘。全家进城后,农村的亲朋和邻居时不时来家串门,这些人当中不乏有觉得妻没文化,原来就瞧不起妻的人,谁对她啥看法她心知肚明。这样人来家,她不计前嫌、不慢待,一视同仁。让这样的人吃好喝好满意离去。她对儿女更是疼爱有加,呵护着他们,不让受半点委屈。几十年里,孩子错了她很少打骂,体现出慈母的爱心。小女儿活泼好动,比较顽皮,常到我的办公区耍闹,我说过她几次,她仍我行我素。一次,小女儿竟然闹到部队首长办公室,我真急了,披头盖脸打了她一顿。小女儿捂着出血的鼻子边哭边往家跑,妻子在仓房上晒干菜,见小女儿满脸是血跑回家,眼前一黑,差点从房顶掉下来。事后妻子责怪我说:“孩子是你亲生的,不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她做错事,骂几句、打几下都行,不能下手这么狠,真把孩子打坏了,你得养活一辈子。孩子小多给她讲讲道理不行吗?”妻子的话提醒了我,这都什么时代了,不能用粗暴的方式教育孩子。同时,也看出她的慈母情怀。儿子长大后,对事情的看法有时同我不一致,我俩常发生争执,不管有没有道理,她每次都站在儿子一边帮儿子说话,我很不满意。有一次,我实在气不过,摔门离家出走,那天正下大雪,她怕我出意外,穿上衣服紧紧跟在我后面,走了四五里路撵上我说:“这点小事,你值得和我们生这么大气。我也有错,回去我再说说孩子。”她这个态度,我气消了一大半。事后,我听儿子说,他妈背地把他好顿说。

1971年初,我迎来一件大喜事,实现了当兵入伍的夙愿。春节前几天,我穿上军装回到家,村里老少祝贺我,同事们羡慕我,家里人来人往一片喜庆气氛。妻子虽然对我当兵能否留在洮南心存疑虑,但她觉得我这不具备当兵条件的人反而被特征入伍,是武装部首长相中了我,只要我在部队干好了,一定会有发展。因此,她很高兴,赞成我去当兵。可是我老父亲却高兴不起来,说我当兵可以,得把老婆孩子带走。当兵哪有带老婆孩子的,分明是不愿意我去当兵,只是没明说罢了。为解决父亲的思想问题,我先后请了几个年纪大的人作“说和人”,怎么说都没作通父亲的思想工作。实在没办法了,求妻子做父亲的工作。妻子平时不轻易说话,家里人对她挺尊重,拿她说的话很为重。一天,父亲心情挺好,妻子便开导父亲,把她对我当兵的看法和态度耐心地跟父亲全说了。之后,妻子又进一步开导父亲:“书剑当兵咱家每月是少了收入,咱爷俩工分钱也能维持全家生活,三两年一晃就到,咱们咬咬牙就挺过去了,你让我们走,别说当兵不让带家属,就是让带了,我妈那身体我也不放心,也不能走。”父亲见儿媳这个态度,再加上妻子劝说入情入理,父亲终于同意了。正月初六,我要返回部队。过去我在县里工作,来来回回,妻子从没送过我,这次她一反常态,执意送我到汽车站。我知道她送我是跟以往不同,以往是到地方单位上班,这次是去部队当兵,她有话不便在家说。路上,我让她有话说出来,她沉思一会儿,嘱咐我不要惦念家,她会侍候好老的,照顾好小的。让我在部队好好干,走到哪一步,什么结果,她认命了。妻想的挺多,思想挺复杂,当了兵,今天在洮南,明天说不上调到哪儿,可能到前线上战场……公共汽车来了,她把我送上车,目送车开动离去。车行20多米,见她仍站在那,突然她转过身,似乎在擦着眼泪。那情景,真有新时代“梁祝十八相送”的味道。

当兵引起的家庭矛盾,被妻子化解了,我回到连队,无牵无挂开始了军旅生涯。两年后,我又重新提干,家里的经济条件变好了,父亲也乐了,常对我说:“你能当上兵,是你媳妇的功劳。”

参加工作后,多年顺风顺水,没遇到什么风浪和挫折。1984年,我摊上一件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事。我在单位因为工作触犯了某个人的私利,此人串通个别人诬告我“搞非组织活动”。那时,正赶上组织年终考核班子,决定把我平调到邻县武装部。我想不通,觉得委屈不公平,产生转业回地方的念头,并写好了转业申请。妻子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劝我说:“你老书家人都是红脖子汉,做事明打明撂,敢做敢当,不会戳‘尿窝窝’。我不相信你会搞‘非组织’活动,没让你转业,说明告的事不一定是事实,要相信组织,一定会搞清事实,有个公正说法。你先别急于转业,等有结论再说。”听了妻子的话,我心里明朗舒服多了。我感谢妻子对我的理解和信任,也感谢她对我的指点和提醒,使我在人生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能有个正确的抉择,没走偏更没走错人生路。我收起转业申请报告,背起行李到新岗位上班。正如妻子所说,一年后,组织不仅查清了事实,还提拔我任该县武装部部长。

知妻莫若夫。与妻共同生活50来年,没听她说过什么豪言壮语,没见过她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从平时她普普通通的话语、做出的平平凡凡的小事中可以看出,她的良好品质和美德。她是子女衷心爱戴的慈母;是父母贤惠孝敬的儿媳;是一生默默为家庭作出重大贡献,值得我非常敬重、特别怀念的妻子。妻子虽然去世了,但她永远活在我心里,如果有来世,我还娶她做妻子。

 [白城新闻网编辑|陈硕 复审|赵翠丽 终审|刘长志]

(责任编辑:审核发布)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1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