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文化广角 >

我们的楼兰

——欣赏《我的楼兰》歌曲随笔

时间:2021-09-13 09:24来源:白城日报

囿于音乐水平的限制,我对歌曲向来不太关注。前段时间同事下载了快手让我消磨时间,偶然听到歌手云朵演唱的《我的楼兰》歌曲,刹那间我惊诧了,震撼了!

我被歌手高亢、纯净的嗓音所惊诧、所震撼。出身少数民族的云朵,的确不负“云端音”的美誉,那高亢的声韵,直冲云霄,仿佛在远古久久回荡;那纯净的音色,净化灵魂,冲洗着尘染的峡谷。在歌手云朵激情四射的渲染下,蕴藏久远的情感不得不迸发、升腾、升华……

我被词中梦幻、神秘的氛围所惊诧、所震撼。一个凄美的传说,一个曾经存在的国度,因为一次意外的发现,丰满起来,清晰起来,真实起来。但从前描述的语言还是苍白、单调甚至寡味。然而听到歌曲《我的楼兰》后,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歌中是一个梦幻、神秘的世界,太阳、月亮,丝绸、银簪,蓬松、舞动,独一无二的天体,人类农业文明的标志,眼花缭乱的动感,浑然一体、回味无穷。

真的,开始时我没看懂。我穷尽儿时记忆搜索楼兰神话的点点滴滴,时间和空间维度在转换闪现:那是距今2000年前吗?那是著名的古丝绸之路吗?公元1934年发现的神奇的、不腐的女尸,给人无限遐想,给文艺者放飞无尽的畅想……

或许是一段凄美绝世的爱情故事。“想问沙漠借那一根曲线,缝件披风为你御寒”“想问姻缘借那一根红线,深埋生命血脉相连”……于是站在亘古浩瀚沙漠间,呐喊“谁与美人共浴沙河互为一天地,谁与美人共枕夕阳长醉两千年”,上演西陲《梁祝》,放歌千古爱情。

或许是一段起起伏伏的国运故事。在汉代天朝和匈奴偏隅夹缝中偏安生存的楼兰小国,寄寓在大好河山,却不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楼兰的王子处于无节制的争斗,逃脱不了灭亡的厄运,只能销声匿迹。

或许是一段遭受生态惩罚的自然故事。楼兰人在天赐的良辰美酒中,习惯了对自然的贪婪索取,歌舞升平,失去了对自然的敬畏,就失去了自然的宠爱,瞬间淹没在无尽的沙漠里。

脑海突然浮现当代诗人席慕蓉的诗——《楼兰新娘》,诗《楼兰新娘》和歌曲《我的楼兰》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的落日夕阳——一个是夕阳西下楼兰空自繁华,一个是共枕夕阳长醉两千年;同样的芬芳温馨,一个是用珠玉用乳香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一个是闻着芬芳跋涉着无限远;同样的山盟海誓,一个是还我千年旧梦,我应仍是楼兰的新娘,一个是从未说出我是你的尘埃,但你却是我的楼兰。诗曲相映,共叹楼兰兴衰。

这里,爱情、政治、自然绝妙地联系在一起,演绎着无限的沧桑巨变,给后人永远的昭示启迪。

昨天的楼兰淹没在尘封的历史,今天的楼兰展示着孤寂的现在,而明天的楼兰一定会复兴出壮丽的未来。那便是我们中华文化的复兴,更是中华民族的复兴。你好,楼兰!我们的楼兰,中华民族的楼兰。(蒋本海

 [白城新闻网编辑|陈硕 复审|赵翠丽 终审|刘长志]

(责任编辑:审核发布)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1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新浪微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436-333370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212018001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